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翎羽的博客

飞翔是美丽的。思绪的飞翔是诗。翎羽已经展开,请送一缕春风。

 
 
 

日志

 
 
关于我

教师,。爱好诗歌,在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歌词等作品三百多件。曾获中国乡土文学奖,大众文学百花奖诗词作品优秀奖,“感动中国——2008全国首届新创歌曲歌词大赛”歌词一等奖,祝福祖国.神秘舟十号飞天中国艺术名家题贺暨中国艺术飞天奖终身成就奖等奖项。个人传略及作品载《中国诗典》和《二十一世纪中国诗人大辞典》等大型辞书。系中国校园作家协会、市、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宜昌市音乐家协会会员。已出版个人诗歌选集《巴人遗风》。愿追求缪斯,与大家一路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呼吸【组诗】  

2018-02-05 15:2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呼吸【组诗】

   李翰林

 

 

一个农民工的年

 

大人望种田

孩儿望过年

这话是他爹妈说的

三年前

他已升级当了爸爸

当然不是孩子了

他不望过年  他的年

在生产流水线上

 

省了春运上涨的车费

赚了春节加班的双倍工钱

他想笑

一种莫名的冷袭上心头

始终没有笑好

就像一只忙着捉虫的鸟儿

从风雨中归来

不见了张开的小嘴

亦无枝可栖

抓不着放不下的

始终是那个弥漫一家子体温的

摇摇晃晃 热热闹闹的窠巢

 

 

忧伤的花朵

 

大树进城

带走一片绿荫

大人进城

刻下疼痛的记忆

留下苗苗在老家

独自沐雨饮风

 

在人多聚众的地方

谁给的一粒糖果

她把糖送到所有人的嘴边

糖还在  一颗变成了几颗

讨得别人喜欢

赢得身边温暖

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指指身边的大姐姐说

我随老师姓  叫苗苗

多么乖巧懂事的孩子啊

暖心的话语

像一串圆溜溜的山葡萄

光鲜动人

种进我流泪的诗歌

只能开出忧伤的花朵

 

 

打工者的家

 

家是上下老小

家是屋里屋外

家是梦中的笑脸

家是心中的挂牵

把家放在心里

大了 折叠不好

装也装不下

载也载不动

从冷血的工地到高傲的城市

走遍大街小巷

找不到一隅安放的地方

只好将心分成两半

一半放在异乡

支付廉价的汗水

一留在家乡

温暖月下的孤独

 

问苍天

何时能让我轻松一点

把心放归原处

 

 

家弄丢了的人

 

不混出个人模样儿不回来

丢下这句话  丢下故乡  走了

他拼命推销力气

成吨挥洒汗水

结果弄丢了一只手

在城市

只换得冰冷的表情和緾身和官司

在阴雨天  在逢年过节的日子里

体外的伤加上体内的伤

一次次发炎  一阵阵疼痛

久久不能愈合

 

外面的风很大

回乡的路很远

不知多少回  还丢了颜面

后来

他的媳妇成了别人的媳妇

他的女儿成了别人的女儿

最后混成了个熊样儿

连家都弄丢了

 

 

工地午餐

 

一手丢下工具

一手端起饭碗

囫囵吞枣一样

空空的胃忽略了饭菜的味道

吃一抹灰尘 饮几口冷风

也算是添加了一些生命的能量

坐一会儿稍加反刍

酸甜苦辣

五味杂陈

然后又相互抵消

 

生活的味道

胃不知道  心知道

 

 

流浪的耳朵

 

合奏的林涛远了

岑寂的孤独近了

一棵掐头割尾的树  走出了森林

却走不出

肠肚的挂牵

 

常忆蛐蛐弹琴

回嚼画眉观山  倏地

浑身都长满了耳朵

听故乡

根对它的呼唤

 

 

回乡

 

不知去哪儿的时间

是一场千年的习俗之风

将他吹了回来

游子张开双臂

扑在故乡的怀里

村庄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的空白

被思念填满

炊烟急急上升

飘成一面温暖的旗帜

在母亲手中 在村子上空

不再寂寞的夜晚伴随欣喜

一次次失眠

 

他走进栏圈拍拍牛伙计的肩膀

把生锈的犁铧插进泥土

耕耘荒芜的情感

 

归来是为了离开

待来春留给老人与孩子

播种

又一年四季疯长的乡愁

 

 

老人与羊

 

几朵被晚风驱赶的云朵

驮着暮色

吃不够的未时草

不思归家

这是老人心中 另一种牵挂

三年前

老伴被一阵风吹进泥土

三个月前 

儿子被另一阵风吹远 吹成了异乡

他亲手新建的房子也将改名换姓

兑换成彩礼 打进行囊

只有羊们与他形影不离

绳子的一头拴着羊脖子

另一头攥在手里

生怕它们

也会被一阵风吹走

 

 

留守老人

 

一只猫  一只狗

一头猪  一群鸡

再加上她自己

也算得上一大家子了

白天哄猪吃食

晚上跟猫说话

最喜欢听的声音是狗叫

传达来客的消息

 

一根针  一条线

将破碎的生活缝补

 

年轻时愁 人多没饭吃

年老了愁 有饭无人吃

过去 大人望种田娃儿望过年

现在 儿们望挣钱老人望过年

平常只盼 夜里有个好梦

儿孙绕膝  一声声

呼奶奶叫娘

 

 

山间草木

 

落地生根  饮几粒阳光

在大山的怀里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为每一寸荒芜

洒下一片绿荫

忠于泥土 漫山遍野的生儿育女

守望亘古的历史

生生死死  不离不弃

面对风雨的肆虐

盘根错节  抓住泥土

不事张扬

不向任何人道及

 

在新时代的号角声中

千年的固守撤出了最后的阵地

但山间草木不能撤

它们的欢欣和悲伤是

与日月一起

同守这片老祖宗留下的天地

 

 

石头上的树

 

  植入岁月

在石缝中寻求生存空间

几把尘土  艰难安身立命

每一个毛孔都张大了口

拼命咀嚼空气中的养分

风刀霜剑

活着的每一刻

都是与命运的抗争

记不清多少轮回

花开花落 日落月升

才长成了这般古怪模样

在人们欣赏的目光中

树流着泪说

你们的赞美

我的疼

 

 

水田

 

山中的水田  那面镜子

照过我的童年

水田敲打快乐的蛙鼓

水稻生长梦中的白米饭

现在  水田老了

昏浊的目光下

写不出曾经整齐的诗行

水改旱 旱抛荒

剩下的几亩像几块补丁

翻动在老人的手中

怎么也补不好乡村

那件破旧的衣衫

 

 

故乡的味道

 

苞谷棒子的黄 

一排排  一串串

以一种古老的方式展示

在吊脚楼的屋檐下

诗行般的言辞  像一盏灯

升温乡间的热情

镀亮沉重的灵魂

年轻的男主人站在门前

操着泥土味儿的乡音招呼我们

诚恳的笑容

跟苞谷棒子一个模样

他说他也曾在外面打工

漂泊了很多年

永远抺不掉的是身上

泥土的胎记……

 

今天  我走进了大山

如走进了久违的梦境

也读到了一部乡村半个世纪的农耕历史

嗅到了故乡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